一叶之灵

You smiled and talked to me of nothing and I felt that for I had been waiting long.

【周叶】Addicted72(结局)

眉衡:

【周叶】Addicted72(结局)


 


  那时候,周泽楷3岁。


  周家在近郊的别业搞了个朋友间的小型聚会,就几家人一起。


  近郊的好处是地方大,不小的一块草皮上,支烤架、摆麻桌都颇有余裕。地方足够,不仅大人能有乐子,几个小孩也能玩成一堆。


  周泽楷小时候也不怎么淘气,端了个保姆整好的小碗,乖乖坐着,自己一片一片地从碗里拿苹果吃。


  不过,保姆稍微走开一下去拿饮料的时候,周泽楷还是出了个篓子。


  他爬到了水池边上,然后,不知怎的,就掉下去了。


  叶修的眼睛极尖,第一时间发现池水中多出了一团鲜亮颜色。


  不过,待到他把小孩捞起来,已是没有反应。


  在一片喧嚷声中,有人突然叫了一声:“赶紧做人工呼吸!”


  叶修便对这刚救上来的小孩实施了紧急救助。他年纪虽小,但事情临头,竟能不慌不乱。直到小孩终于咳出一大口水,哇的一声哭起来,才移开嘴唇。


  等到家庭医生接了电话赶过来,遇溺者已经脱离了险境。




  周泽楷的初吻,在他不知道的时候,被一个大他四岁的小男生夺走了。


  但比起后面的事情来,这甚至还算不得什么羞耻。


  他指着叶修,跟父亲说:“那个,买给我。”


  他在床上摆好了枕头,要叶修陪他一起睡觉。


  他跟叶修说:“以后,结婚,我们。”把保姆笑得半死。


  叶修走的时候,他说:“骗人的。”然后,伤心透顶地哭了。


 


  周泽楷走出书房的时候还有些没完全回过神来。


  原来,他们的纠葛,并不是在六年前,而是从更早的时候就开始了。


  原来,他在那么小的时候就已经长着心劲,近乎本能地知道趋近。


  出道时就对叶修有莫名的熟悉感,不似陌生,原来,其来有因。


  他竟然把叶修忘了。忘了这么多年。


  幸好,他还记得把他捡回来。


 


  周泽楷在11月的时候收到来自叶修的明信片。


  图片上绘着长者和少女们围坐在篝火边,一个少女被挑选了出来,永不停息地跳着献祭舞。


  古老的祭典,春之祭。叶修在俄罗斯。


  叶修在背面的文字里告诉他要回来一趟。


  叶修要回来,应该是家里有什么事。叶修没那么黏,会专门为他而来。


 


  23号打完主场的比赛,从选手专用通道出来后,他在体育馆外面边缘的拐角处看到一个叼着烟的身影。


  虽然只是一个背影,但已经足够让人确定。


  怎么会错辨呢?那是在漫长的时间和蒙昧的成长里,一点点地磨出来的眼力。


  他对江波涛说:“你们先走。”


  江波涛的好处在于做人精乖,会马上配合,不加追问。


 


  有几个月没有见面了,身上的衣服也换成了冬衣,但叶修的身影并没怎么变,仍是一贯的轻薄。


  对,就是字面上的意思,轻和薄。侧面看上去,会错觉可以扯断。


  这里远离正门,与其他地方的喧闹不同,这个角落里是很安静的,只有一点微光在他头顶流淌。


  恍惚中会觉得,他像是一个站在废墟上的人。


  但是,他轻轻吐出一口淡蓝色的烟圈,又像是向空茫的天地划出一条可见的通道。


  周泽楷不由想起了很多,有关于这个人的经历。


  叶修烟瘾这么重,大概是活不长的。


  但是烟雾中的他又太像是他本身人生的一种意象,让人竟不舍得出口劝他。


 


  叶修转过身来,周泽楷看到他脸上有一道伤痕。


  “怎么伤了?”


  “让家里老头子给打出来了。也没什么,早晚的事,也就是跟以前一样过日子。”


  “很生气?”


  “生气极了。要没我妈拦着,他都能追出来。”


  生气倒是应该的,但生气到这份上,不太可能单纯因为同性恋这件事。估计还被别的什么刺激到了。


  “你说了什么?”


  “我说家里不差我传宗接代,还有我弟在。要实在不成,我也能整个小孩出来给他们玩。他就爆了。”


  “认真的吗?”


  “你很期待?”


  “以后吧。去我那?”


  “不,我有别的打算。我说路,你开车。”


 


  越来越偏离城市,越来越清澄的空气,还有越来越多的沉静和寒冷。


  车子已经开到一座山上,枯枝偶或落下来,发出啪嗒的声响。


  周泽楷知道这里的度假屋。因为景色好空气好的缘故,订房一向紧张。


  外面很冷,小木屋里面却颇暖和。贴墙的地方有个壁炉,里面烧着木柴。沙发、橱柜、餐桌一应俱全,角落里还静静立着一架钢琴。


  与日常生活颇有距离的摆设布置,适合都市中的忙碌人群片刻放下,短暂休憩。


  餐桌上没有丰盛佳肴,就只有一个碗。


 


  叶修说:“给你的。”


  周泽楷走过去,在餐桌前坐下。


  碗里面跟餐桌一样寡淡,就只有面条,长长的面条。


  卖相实在不怎么样,香味也绝不吸引人。


  但周泽楷还是一口一口吃下去了,尽管难吃得想吐。


  这里是有服务人员的,不过如果哪家厨师拿这种东西给人吃,是绝对肯定必须一定要被炒掉的。


  但周泽楷可舍不得炒掉他。


  他看了眼手表,记起了今天是什么日子,11月24日,零点过七分。他的生日。


 


  房间里面漂荡出跳跃的音符。


  是柏辽兹的《幻想交响曲》。


  柏辽兹的音乐不是类似门德尔松、韦伯、舒伯特式温暖或温馨的音乐,而是幻想淋漓色彩绚丽。《幻想交响曲》是一个无拘无束的梦。草芽转眼间可以长成苍天大树,枯木一瞬间可以绽放满枝花蕾。在那个世界里,一切世俗的规则教条都不复存在。


  明明是第一次听,但却又有似曾相识的感觉。


  他是不是又在什么地方,把他给忘记了?


  他问:“弹过?公开的?”


  “弹得少。读书的时候,文艺汇演上弹过一次。”


  “圣约?”


  那是本市最知名的贵族学校,即使学费昂贵,也有大把人抢着把孩子往里面送。


  “就是那所。”


  周泽楷想起来了,他一年级的时候,的确听过一次。


  那个男生坐在黑色的钢琴跟前,两只手搭在黑白键上,头微微仰着,脸上浮现出仿若在幻想世界中游弋的恬然笑意。灯光寂灭,满场纯黑寂静,只有一束白光打在他身上。


  而那张脸,在几番变换后,和眼前的叶修重合到了一起。


  其实,很幸运。君生我未生,但,我生君未老。


 


  他走过去,跟叶修坐在一条条凳上,问:“一起?”


  小时候家里提供了诸多的条件,小提琴、钢琴他都是学过的。


  “德彪西的小步舞曲?”叶修建议。


  “嗯。”


  这是一支适合两个人弹的曲子。


  八十八个黑白键不再只由一双手掌控,但流泻出来的声音,却全听不出这一点。


  在荣耀中,他们第一次配合,就足以叫人惊艳。现在,换了片领域,却也还是一样。毕竟,战术配合或者琴键共奏,首要的,就是两个字:默契。


 


  十三赛季刚开始,荣耀圈就爆出了大八卦。


  有人在巴黎旅游时偶然拍到了周泽楷和叶修牵手的画面。


  周泽楷到底是不是同性恋?一时在粉群引起热议。


  老实说很多人都已经快忘记叶修了。周叶这CP在论坛上也早只能到故纸堆里去翻检了,很长时间里热的都是双周和周翔。十一赛季时新出道了一个叫周夕越的妹子,技术和相貌都很过得硬,和周泽楷站一块完全就是金童玉女的现身说法。而孙翔则是因为和周泽楷的默契配合而得到了大批女粉的拥簇。


  周泽楷在十一赛季夺冠时被问到感想时说:“有个人,还没能赢。”那时候倒还有不少人能反应过来,这说的是叶修。可事情过了两年多,叶修没个影儿,而轮回则俨然无人能挡其建立王朝的架势,谁还耐烦去想早过气的人啊。


  周泽楷没做正面回应,有人说他是心虚,有人骂他是装正经,也有粉转路人甚至转黑的。但不管外界如何纷纷扰扰,轮回在积分榜上依然牢固地占据着第一的位置。


 


  直到轮回再度摘下总冠军,周泽楷才开口对媒体说话。


  他说:“现在,可以了。”


  可以什么啊?话说一半这是要让人急死啊?


  周泽楷做了解释:“和他,一样了。”


  有脑子转得快的,联系到赛季初的八卦,已经反应了过来,这说的是叶修啊。能凭一己之力建立起王朝的,以前,只有叶修。现在,有了周泽楷。


  周泽楷继续说:“同性恋,是。叶修,喜欢。”


  爆了,媒体爆了。不少人已经想好了文字稿的标题。


  周泽楷又说了两个字:“退役。”


  懵了,媒体懵了。不少人立马推翻了前面想好的标题。


  然后,周泽楷不再说话。江波涛全权代理洋洋洒洒。


  这一天,好多记者回去的时候脑子里还在转圈圈。这故事也太科幻,幼年、少年、成年一路走来,这么多年,竟还没有散,竟也没有变。


  但,不管是有人嚷着绝不接受同性恋就是恶心,还是多少无知少女感动得眼泪涟涟,喊着要路人转粉,这些,都不再跟他相关了。


  忍了这么多年,等了这么多年,他终于可以去他唯一想去的地方。


  而这个地方,其实并不唯一,可以是任何一个地方。


  因为,旅行,去什么地方其实并不重要。重要的是,身边的那个旅伴,是谁。


  要走过多少路,看过多少风景,才能遇到的,那个人。


 


 


END



评论

热度(668)

  1. 平安喜乐眉衡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