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叶之灵

You smiled and talked to me of nothing and I felt that for I had been waiting long.

华松

追逐:

我们班上的一对 cp 够冷吧


萌萌的两个男孩子 


武判官 by 小小戏子无又又(追逐)


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
北风卷地白草折,胡天八月即飞雪。
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。
散入珠帘湿罗幕,狐裘不暖锦衾薄。
将军角弓不得控,都护铁衣冷难着。
瀚海阑干百丈冰,愁云惨淡万里凝。
中军置酒饮归客,胡琴琵琶与羌笛。
纷纷暮雪下辕门,风掣红旗冻不翻。
轮台东门送君去,去时雪满天山路。


山回路转不见君,雪上空留马行处。
北风卷地而来刮断了白草,八月的塞外已是大雪纷飞。纷飞的雪花撒落枝头就像是一夜之间春风袭来,吹得这千树万树的梨花盛开了一样。雪花飘进珠帘,打湿了丝织的帐子。帐中那人正在看着兵书,冷风出来即使是狐皮做的衣物和那织锦的被子也显得太薄了。练兵场上将他中的角弓也硬得拉不开了,都护在一旁也是裹着厚厚的棉衣,那铁甲战衣早已冻得难以披挂在身上。浩瀚的沙漠纵横,坚冰结了百丈厚,阴云暗淡,在万里上空凝聚不散。他收了兵来到他的房间,那人在帐中坐着,见他来了撩起了纱帐,放下了兵书,向他走来。
“圣旨到了?山松。”他问道。
“嗯,圣旨不可违,明日便要动身了。”高山松搂着董振华,在他的肩头慢慢的蹭着“以后也许不会再见了吧。”
“哼。”董振华心中不服,他个皇上算什么,老子有兵权在手怕你?
“好了,别这样了,最后一次?”高山松浅笑着为董振华宽衣,笨重的盔甲褪下后,董振华把高山松打横抱到了榻上。


军中主帅的营幕里设酒招待回京的客人,伴奏助兴的有胡琴,琵琶和羌笛。场面好不热闹,但军中主帅和那将要回京的客人却迟迟没有出现在宴会上。
傍晚时分,军营门外大雪纷飞,红旗冻得僵硬,任北风劲吹也不在翻动。在轮台东门董振华目送着那人骑着他的马儿离去,高山松离开的时候积雪铺满了天山上的道路。山回路转直到望不到那人离去的身影,他看着雪地上的马儿留下的脚印,泪滴落在地。
A.自那之后战无不胜的董将军再无胜仗,多年后战死在了疆场上。回京之人回京之后便一病不起在将军逝世后也去了。
B. 高山松在马上赶着路,却听见身后有快马飞奔而来的声音,是那人。他停下马等着那人接近“唉,这马真是的一说来找大白撒开蹄子就跑来了。”“你不也一样。”董振华和高山松骑着小黑和大白走在去南夷的路上。
C. 高山松回京后的第二年边塞便传来了,军队起义的消息。那只军队在四个月后就来到了皇城之内,皇上早已带着美人逃命去了,朝中也无可用之人,全数逃去了,只有那个曾今不起眼的武判官坐在大殿之上。董振华来到大殿之上没想到那人的第一句话竟是“我要这天下。”他笑着把兵权交于他,让他登上了皇位。但没人知道在那天的夜里——“呜呜~不要了,不要了。”“谁叫你一年多没见第一句话竟是如此,看来是欠调教了?”“没有啊,这一年我天天都在想你。”“那为什么见面后没有关心关心我呢,想要皇位想疯了把。”“呜呜~~不要,啊~”
【写完这篇文后默写 这首诗再也没错过】

评论

热度(4)

  1. 一叶之灵追逐 转载了此文字